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學英文秘訣

 
    香港起碼有一半人口,為學英文而痛苦了二十年。回
    歸前如是,回歸後亦如是。

    對聞英文而色變的人來說,英文是可望而不可即的成
    功階梯,是翻風落雨仍隱隱作痛的舊傷口。

    對能通過了這道窄門的幸運兒來說,英文是一場輝煌
    的人生戰役,戰果足可享用一世。

    但對能鑒賞英文如醇酒,以之與西方哲人神交,以之
    和世界各階級各種族打交道的人來說,英文是開拓眼
    界,改造心靈的River of No Return。

    人人都說,今日是互聯網世界,英文就是世界認同的
    電腦語言。英文是走向世界之鑰,已無可置疑。

    我們走訪了六位英文了得的人辦,他們都從零開始,
    攀上去。各出奇謀,精彩百出。

*********************************************************

    李嘉誠: 一句講曬,我肯學
 

    早前被《福布斯》選為亞洲首富的李嘉誠,擁有市值逾
    五千億的商業王國,業務遍及二十多個國家,員工八萬
    人。過去數十年與他直接交鋒的,由投資顧問杜輝廉,
    到匯豐大班沈弼,到手下馬世民,都不乏外籍猛人。在
    五月二十五日的長江、和黃股東大會上,年屇七十二的
    李嘉誠,暢談學英文的經驗。

    「我的英文就唔係好,由ABC開始,都未學到Z,日本仔
    的飛機己經炸到來。正規教育我受過很少,但非正規的
    教育我肯學,一句講曬。」

    一九三九年,日軍打到,當小學校長的父親,帶李嘉誠
    逃難來港。翌年父親患上肺病。一個周末的下午,他到
    醫院探父,想逗病危的父親高興:「英文都唔係好難,
    我讀一段給你聽。」爸爸聽罷,滿面哀傷,「因為他知
    我好鍾意讀書,但當時環境不許可。」李嘉誠語帶哽咽
    說。

    「我的英文是一個同屋女孩教的,我則教她數學。」父
    親臨終前一天,發覺沒有任何財產可以留下,只好反問
    愛子可有話跟他說。李嘉誠很自信地應許父親,說:
    「我們一家人一定生活得好好。」為了踐諾,李嘉誠使
    出狠勁,一邊當推銷員,一邊上夜學學英文。他用報紙
    練字,一邊寫滿了,又翻過另一邊再寫,直至整張紙寫
    得溶溶爛爛為止。

    「我住在合群男子公寓,即今日銅鑼灣金堡大廈。每晚
    十二時後便會熄燈,我因為上夜學及到工廠跟單,寧願
    晚晚摸黑行樓梯,一步步數住,數下數下就知道返到屋
    企了。」

    廿二歲,開了塑膠廠,他深信到廿六歲,儲了錢,憑惡
    補的英文,可以考上大學。豈料一個大客破產,毀了他
    的夢。但苦學的英文,卒為他打開成功之門。

    「五十年代在做膠花時,我不停訂閱全世界最新的塑膠
    雜誌,第一本是美國雜志《Modern Plastics》。」他又飛
    到英美參加塑膠展,掌握最新形勢。

    在外國雜誌中,他留意到一部製造塑膠樽的機器,但從
    外國訂制太貴了。於是他憑自學的英文就研製了這部機
    器。「它至少讓我賺了幾萬元。」他開始請私人老師,
    每天七時返工前,教他英文。

    他發達的重要一步,也要多得「鬼佬」。

    「我第一單大生意的agent就是洋人,有一次他在臨落貨
    時,突然告訴我,他沒錢俾。我話:『唔緊要,讓我先
    截單,貨可以再賣過,最多蝕紙盒的錢。』後來,有個
    外國人每半年就落訂單。原來,他就是先前那個人介紹
    來的。」

    李嘉誠亦試過用英文鬧鬼佬。 「有個客仔的女婿,竟用
    英文侮辱中國人,我受不了這啖氣,用英文鬧番佢,後
    來佢向大家 say sorry。」

    「八十年代初中英會談期間,不少公司都停留在業務本
    地化的階段,但我的考慮是公司要發展得大,就一定要
    向海外發展,說到海外發展,就什麼人都一樣。因此我
    的公司堙A什麼(國籍)人都有。」他並沒因自己帶潮
    州口音,而避講英語或避請洋人,由開會到接受訪問,
    只要對象是洋人,他一概英語對答,毋須翻譯。

    但他總嫌自己看英文看得慢,遇有好文章,有時會中譯
    後才看。去年在康橋(劍僑)大學拿取榮譽博士學位時,
    他抱憾地說:「若果是自己讀回來的,我會開心
    好多!

*********************************************************

    董橋: 先要愛上英文
 

    臺灣成功大學外文系學士及倫敦大學亞非學院碩士畢
    業,曾任職本港美國新聞處、美國領事館國際文化總署
    及英國BBC。

    現任《蘋果日報》社長,憑一系列的《英華浮沈錄》,
    風魔了中港台的讀者。中英俱佳,令讀者好生羡慕。

    他是印尼華僑,十七歲前環繞他的是荷蘭語、印尼語和
    華語,學英文的環境不算理想。

    「由小學五六年班到初中二,有一個英國人來教我英
    文,每星期四次,每次個半小時,單對單,我本來唔敢
    講,但逼住上,漸漸不再害羞了。」離開印尼到臺灣升
    學,他又開始和在印尼的英國老師通信。

    「寫信時,心中有個目標,所有句子都是想表達自己心
    堛爾隉C」

    「到了大學二年班,我開始覺得英文使到我對語言,有
    新的很大很闊的啟示。我讀了許多Jane Austen、Virginia
    Wolf等人的經典小說,那種含蓄的蘊味,又像海明威,
    很簡潔。我細心欣賞不同境界,揀喜歡的段落來背誦。
    看較深的書時,不一定要字字查字典,寧願邊看邊聯
    想。」董橋熱愛海明威,連英文名也和偶像一樣,叫
    Ernest。

    「我強烈建議想學外語的人,去外國生活一下,譬如怎
    樣對醫生說:『隱隱作痛』呢?怎樣去街市買菜呢?這
    些書都未必有。到英國生活後,我才明白D. H. Lawrence
    筆下的查泰萊夫人,她的Cockney口音是怎樣的。

    「學語言,更重要是學文化,譬如人家幫你倒杯酒,中
    國人不懂得快快地說句:『Thank you!』所以你要慢慢
    去留意,去捕捉,由細細個練的copy book,到一室的擺
    設,挂的西洋畫,都有潛移默化的作用。我自小在印尼
    長大,家堨怷租葴D用刀叉,帶餐巾,飲湯時匙向內。
    所以很容易融入外國文化,沒有文化震蕩。」

    要學英文,最好學一種樂器,董橋喜歡彈琴,既彈古典
    也玩爵士樂。

    「只要不是狗屁不通的,每一種音樂都是好的,就算鄧
    麗君的歌也好。音樂帶動對語言的愛,培養出節奏感。
    但切勿逼小孩子學琴,這會弄巧反拙,你只要多播蕭
    邦,他自然會慢慢鍾意,培養出音樂感。」

    董橋自言學英文最大的障礙,竟然是他的中文!

    「我的中文太好了!好到身體上、精神上都傾向中國情
    懷……這個障礙沒必要克服,克服了便變鬼佬。我用英
    文,但保留了中文的情懷。為什麼我的英文會好呢?因
    為我對英文有興趣,所以我寫英文不是因為要應付
    考試或交功課,而是我真的很喜歡英語世界的
    一切。

    「語言是帶有階級性的,絕對講求精英主義。」精通中
    英文的董橋如是說。

*********************************************************

    洪金寶: 愈驚英文愈要講
 

    在美國殺出一條血路的洪金寶,任電視片集《過江龍》
    的主角兼監製。

    從一個英文字也不懂的他,到面對CNN的訪問,可以全
    英語對白。

    「我試過七次斷腳,三次斷手,但最令我感痛楚的就是
    要學英文。」

    「初到貴境,為爭取《過江龍》的角色,硬頭皮去用英
    文面試!」

    中英混血兒的太太高麗虹,一於貼身護老公,由頭到尾
    代答。電視方面對大肥佬的英文沒信心,再約面試。這
    次洪金寶事前把答案,背得滾瓜爛熟。到面試時,便一
    輪嘴嘔出來。面試一完,他辛苦得大叫:「No more
    English!」他終憑這次「英文演講」奪得角色。

    開拍當天,他對鬼聲鬼氣的工作人員,也是啞口無言,
    人鬼殊途。

    連小學都沒念完的洪金寶說:「我每天工作十二小
    時,回家後還要學英文,好累。」面對全新學問,
    首先要驅除心魔。為此高麗虹每天催眠洪金寶說:「老
    公你很棒,你一定行的。」

    每天講它二三十遍。連洪金寶也信以為真了。

    到第一集《過江龍》煞科日,他已在片場內滿場飛,談
    笑風生。一則拜老婆大人,和「對白教練」教導有方;
    二則要多謝他自己,不怕瘀:「愈驚愈要說,愈說
    便愈好了。」

**********************************************************

    詹德隆: 學英文要分四部曲
 

    港大英文系畢業,曼徹斯特大學政治系碩士,前中大出
    版社社長,曾執教港大工管系高級英語課程,曾任港台
    《聽歌學英文》主持。

    「學英文可以分兩條路。一是當母語學。第二是當它是
    第二語言。

    如果是第二語言,便要分四部曲。一學拼音;二學文
    法;三學用字;四學風格。

    若不學拼音,你只能死記每個字的讀音,像echo的h是
    不發音的,但church則發。懂發音,一聽已知串法。但我
    反對用國際音標。因為要另外記一堆音標符號,webster
    的只在字母上加注標,容易些。

    文法像樓宇的結構,若地基打不好,難以建高樓。文
    法有法則,一理通,百理明,不用死記。拼音和文法,
    不一定要外籍人教,他們未必說得出所以然來。

    講到用字。例如有女侍應提議,送杯啤酒送飯好,客
    人答:『I don't think it could be.』為什麼要用could不用
    can?因?could帶有不確定性,沒有把話說死。

    然後到風格。一定要看好的文學作品,或英國報紙雜
    志。像英國《金融時報》報道新機場開幕大混亂那天,
    頭一句是:『The lobster is certified dead on arrival.』幾有幽
    默感!它的星期六版包羅萬有,好睇到飛起!

    不閱讀,你的英文永遠停留在bargirl式的水平。

    到外國去,好處是學到生活化的英語,例如,問你吃
    不吃飯,會問:『Want a Bite?』而非書寫用的『I look
    forward to having lunch with you.』

    學英文是先勞而後得。但一定要有先後步驟。

***********************************************************

    葉劉淑儀: 我隨身有本生字簿
 

    保安局局長。港大英文系畢業,蘇格蘭格蘭斯高大學碩
    士。

    「我的夢想是做作家,還給《中國學生周報》投過稿
    呢。已經發黃的紙上刊登了一首叫《Murder in the
    Examination Hall》的英文詩,她當時念中七,寫出了大學
    入學試的慘烈場面,幽默抵死。

    「我從幼稚園到中學,都在聖士堤反女校讀。從小喜歡
    讀故事書,什麼《Prisoner of Zenda》、《Thirty-nine
    Steps》、《Little Women》都讀過了。特別多得英國老師
    Brabara Feathers,我們常叫她做羽毛小姐。她常笑我們
    是obeying machine,會故意激下我們,和她拗
    一輪。艾略特、莎士比亞的作品,便是她教的。

    「我很勤力,港大第一年考到全文學院第一名,獲南海
    商會獎學金。」她那陣子的綽號是「讀巨著的人」。到
    蘇格蘭格拉斯哥唸碩士,題目是:《十六世紀英詩》。
    她笑說,「回來後在大學找不到教席,世界變得實際
    了。」但苦學的英文,還是讓她考上政務官。

    當她任貿易署及工商科時,要經常巡迴歐美演說時,讀
    英國文學時積累的功力,幫她擦亮演辭。

    「建立辭彙很重要,譬如什麼叫『he is like a loose
    canon』?」她拿出隨身的一本生字簿說:「遇上生字,
    成語便抄起來。直至現在。

    看經典文學,練得滿口優雅英文的女子,被政府派去美
    國史丹福大學讀MBA時,馬上被人整蠱。「他們教我:
    『have balls』(性能力?)即是『have charms』(有魅
    力),終於撞了大板。
 
    對於如何訓練寶貝女兒的英文,葉劉淑儀也感頭痛。女
    兒本讀拔萃女校,但嫌讀得辛苦,再轉到母親的母校聖
    士堤反女校讀。「香港的社會母語太雜,她不肯看明珠
    台,不肯學外語。送去外國?一定要!但要等她讀大學
    時,怕她現在水平未夠。」

********************************************************
     
    譚愷昀: 不單學文字,學背後文化
 

    她是城市理工大學學士(電腦),中環文武廟前,用英
    語幫遊客解簽看掌的女相士。

    在具有一百五十年歷史的文武廟擺檔,不容易。她要經
    過管理當局東華三院面試,擊敗一眾對手才可入選。她
    相信是拜英文流利所賜。

    她在城大讀電腦,但對玄學更有興趣,便跟師傅靈真居
    士學藝,在車公廟當助手六七年。在文武廟擺檔年多
    來,來求神問卜的,住半山的中產階級有之,遊客有
    之。訪問當天,她便用英文跟一位年輕美國人看相。

    「同樣是一支簽,問family,中國人想知家宅是否平安,
    外國人則想知家人關係,是否和諧。同樣是『自身』
    簽,中國人關心會否發達,外國人則關注個人發展。」
    學英文,不僅學「文字」,更要學它背後的「文化」。

    「耳珠叫ear ball,波浪型的骨節叫wavy bones……」學了
    豐富英文辭彙,她會看英文通勝和玄學書籍,「『宮
    位』(主宰不同歲數的運程),英文叫『zodus』」她邊
    說道邊指自己的眉骨、顴骨,「但『zodus』這個字德國
    人、日本人未必明。所以我索性說bones或者parts。愈直
    接愈淺的字,愈能溝通。」

    我很早便知道,在香港要脫離貧困,創造命運,我必須
    學好英文。

    中二我已經鞭策自己用英文寫日記;堅持每周看
    兩本英文故事書。憑這種土法煉鋼式的方法,我的英文
    果然好起來了。更要命的是我竟然愛上了它!

    我的方法可能有人認為愚蠢。但正如上述被訪者也是各
    師各法。

    他們唯一共通的是,心魔最難克服。成功必須有琱腄B
    信心和決心。There is a will,there is a way。

    窮不是藉口,忙不是藉口,中國人不是藉口,沒去過留
    學不是藉口。

    沒有捷徑。

    No pain, No gain.

 ************************************************************

                       英文十招
 

    訪問了一眾以英文叱江湖的人物後,把各派武功綜合成
    以下十招:

     1.    找老師打好拼音文法基礎
     2.    狂睇英文名著,最好背莎士比亞
     3.    聽BBC新聞,跟朗讀
     4.    和外籍朋友通信或寫英文日記
     5.    訂閱《金融時報》等報章
     6.    隨身帶著英文生字簿
     7.    訂英文雜誌如《經濟學人》、《時代周刊》
     8.    聽音樂,培養節奏感
     9.    蒲鬼佬餐廳
   10.    到英美生活一下

    如果依足來做,英文進步指日可待

 *******************************************************

    Martin:    學習英文六大問題

  
    孩子跟菲傭,會否習染其錯誤的口音和文法?

    不用擔心。和菲傭相處,增加孩子接觸英語的機會,增
    加孩子說英語的自信心,即使學錯了,將來只要遇上好
    的模範,他自然會糾正過來。長遠來說,是利多於弊。

 

    ICQ用的英文古靈精怪,會否學壞了根基?

    任何人開始學習時,總是充滿錯誤。就算英國小孩開始
    學英文,也一樣錯誤百出。日本人因為討厭犯錯,所以
    很怕講英文,結果便講不好了。 但用 ICQ學的英文,太
    多暗語之類的東西,錯了也不容易知道和改正,好不好
    真是見人見智。

 

    電腦的普及,是否阻礙英文學習?

    非也。電腦教學光碟就非常有用。它有聲音有畫面。以
    英國文化協會為例,其光碟由全世界各地老師設計,比
    傳統教科書活潑。同學可以針對自己的弱項來練習,全
    盤自控。不過,光碟只合「接收性」的練習,如聽覺、
    理解、文法。創造性的練習如寫作、會話等,必須有老
    師指導。

    另外,電腦是多媒體工具,像看莎士比亞。你可以藉上
    網或光碟,聽人朗誦,看人演出,比單看讀本有趣得多
    了。

 

    是否愈年幼學英文愈好?人大了很難學得好?

    非也。很多實驗研究證明,假如同樣給予十五小時,大
    人學習語言的成效,一定比小孩好。只不過大人太忙沒
    空,而小孩百無聊賴。

 

    讀本地學校的學生,是否一定比讀國際學校的英文差?

    有些像男拔萃女拔萃的學生,英文的確好,但和Island
    School學生的好法不同。前者的英文書卷味較濃,僵硬和
    正規,不像活生生的英文。他們比較勤力。但國際學校
    學生會比較獨立,敢言,即使寫得不那麼得體,但入了
    大學,自然會學會寫論文了。

    如果你想訓練小孩說英文,英文好的父或母只要跟他說
    英文,他自然會說得像鬼仔了。

 

    到英美生活是否必需的?

    能夠在英美生存下來,英文自然有一定水平了。但要夠
    膽闖出去,不要只和香港人混。若情況不許可,自己創
    造一個有西方朋友的圈子,也是折衷辦法。
 
 
 
 

    以上答案由英國文化協會英語中心經理(科技)Martin
    Peacock先生提供。記著不是Martin Tsui呀!!  ^_^
 
 
 

Back to the Ind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