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1 ~~~~~~~~~~~~~~~~~~~~~~~~~~~
非常教授 張五常
~~~~~~~~~~~~~~~~~~~~~~~~~~~~~~~~~~~~~~~~~~~~~~~~~~~~~~~~~~
< 蘋果日報 >  [財經專題] B02 2000-10-29
 

他有學者的執著,為學術研究,親自去養魚、賣桔、經營農場、實地考查石油工業、到古董玉器市場議價;他有藝術家的真純,為看光在水中的倒影、光穿過樹葉在水上的變化,三個月內,日日到公園看黃昏日落、花草樹木。他自信,有人卻認為他自大;他坦率,有人卻覺得他譁眾取寵。無論如何,過去六十五年,他是活得精采的。他認為自己平生最幸運的際遇是屢遇明師。
 

前香港大學經濟金融學院院長張五常,1935年末生於香港,兒時曾逃難廣西。中三那年因為成績差被逐出校園。書雖然讀不成,那些日子他倒沒有枉過。
 

隻身赴加求學
 

兒時的張五常彈波子、掟仙子、放紙鳶、釣魚、下跳棋、射丫叉、打乒乓、跳舞、象棋……樣樣精通,惟有讀書差勁。輟學後,張五常在爸爸的店內學做生意,之後在中環的一個窗櫥,看見攝影名家簡慶福的《水波的旋律》,開始鑽研藝術攝影。
 

 1957年,張五常隻身遠赴加拿大補修中學課程。遠赴他鄉,原來是希望學點英語,對讀書本不在意,直至59年才決心讀書。同年,進入洛杉磯加州大學(UCLA)。1967年獲博士後,他任教職於芝加哥大學,於69年轉往華盛頓大學。
 

芝加哥大學的日子,是張五常人生中一個重要的旅程,因為在那?他遇到了多個經濟學大師,啟發他的思考,其中不可不提的,就是亦師亦友的高斯(Ronald Coase)。
 

張五常喜歡入世學習,主要是受艾智仁(A. Alchian)、赫舒拉發(Jack Hirshleifer)、高斯和佛利民(M. Friedman)等人的影響。「我當年感受很大,與Coase講野牛,他可以講幾天……Friedman也是這樣,中國的貨幣歷史,他可以跟你談很久很久。你現在跟我講蜜蜂、果園、農場、魚業、石油工業、玉器市場,我可以像他們那樣說個不停。」他說。
 

倘若說張五常今天在學術上的成就,全因他選擇了產權理論為研究依歸,相信沒有人會反對。他說那純是機緣巧合,在一門重要的新興學問中他時來運到,身在其中。他也認為有十多位朋友獲得經濟學諾貝爾獎,也算是一個中國學生的特別際遇了。
 

產權理論權威
 

對於身邊的朋友紛紛獲獎,張五常會否希望在有生之年,到瑞典拿諾貝爾經濟學獎呢?張五常說:「作研究時從來沒有想過,今後可能想一下。」他認為在學術苦幹數十年,如果沒有一些可以留給後世的思想,就不免辜負了自己的一生。張五常表示,到目前為止仍沒有一篇自己很滿意的作品,但當他談到想了十三年的心血結晶《公司的合約本質》時,仍按捺不住他那份驕傲。其實有人相信,張五常會是首位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的華人。
 

張五常的研究工作並不尋常。他認為經濟學是解釋社會現象的科學,與世隔絕又豈會有答案?於是過去多年,他在美國養過魚、在香港賣玉賣桔、到過油田和煉油廠實地考察。他說:「我要研究飲食業,有誰願意真誠地告訴我?索性自己開間餐廳,輸點錢就清楚了。」
 

張教授近年埋首鑽研「議價」這個題目。「討價還價的現象在玉器、古董等行業最普遍,所以我在這些市場走了十多年,到現在有點兒頭緒了。」張五常認為,現今沒有一本書論及「議價」這個問題,而傳統的經濟理論不容許「議價」的存在。「但事實上確有討價還價的行為,如何解釋呢?」
 

「討價還價這現象很複雜,我曾多次以為得出答案,後來又發現不對……」可能學術研究就是這樣,要有屢敗屢戰的精神才能悟出真諦。
 

總結多年的經驗,張五常慨歎:「世界原來就好複雜,但要去解釋世界,你就不要說哪些你喜歡,哪些你不喜歡,不能見甚麼不開心,就要抱不平。」
 

再寫《經濟解釋》
 

張教授關於議價的論文,可能還要一段時日才可面世,但他83年在《信報》撰寫散文而開始的中文寫作生涯,卻更見成熟。可能教授的見識廣博,使他能寫出各式各樣的例子,使文章趣味濃,內容生動過癮,他的作品今天在中、港、台很流行。
 

雖然他的中文寫作生涯,曾因母親和摯友去世而停滯,但始終沒有放棄過。他在《南窗集序》堿O這樣寫著的:「我自己心知肚明,昔日在細節上手起刀落的本領,近幾年已去如黃鶴……我想,捲土重來再大殺三方,無能為力矣。」但「一些教育性的文字,我可能寶刀未老。」張教授的新作《經濟解釋》,將於本報發表。
 

教授善於攝影、熱愛詩詞、書法、藝術、文物。今年因未能與港大續約,結束了三十多年的教學生涯。回想當年,如果教授不在經濟學發展,他到底會做甚麼呢?當攝影師?錯。1993年,張教授會選擇從事園藝設計。他說今天把自己提升了,要研究中國的藝術與文化歷史,也希望能成為一個有分量的書法家。
 

活了大半個世紀,張五常顯然賺到不少人類的財富。97年他接受《經濟日報》訪問時說過:「我經常跟子女說,你爸爸真的很富有,對墨硯、古玉、印章石、古董、科學的方法論、邏輯學、經濟學、歷史、攝影、書法、詩詞歌賦等我都算有點認識,這些是人類的智慧資產。」
 

「我從來不相信十八年後又是一條好漢。在我來說,生命只有一次。」可能是這個想法,令他活得精采、過得豐盛。
 
 

~~~~~~~~~~~~~~~~~~~~~~~~~~ # 2 ~~~~~~~~~~~~~~~~~~~~~~~~~~~
張五常說需求  事實不能解釋事實
~~~~~~~~~~~~~~~~~~~~~~~~~~~~~~~~~~~~~~~~~~~~~~~~~~~~~~~~~~
< 明報 >  [讀書創價] E06 2001-06-16
 

張五常開經濟散文先河,使這門「憂鬱的科學」在我等門外漢讀來也趣味盎然。然而,他的散文往往是對應某一個課題,讀之如只見高手出招,卻不知招從何來。他最近推出的《經濟解釋卷一科學說需求》大有從起手式表演開始的意味。從基礎讀起,叫人豁然開朗。
 

張五常曾在不同地方多番強調,「經濟解釋」對應的是「為什麼﹖」,而不是「怎樣辦﹖」、「好不好﹖」。「為什麼﹖」才是科學範疇內的問題。
 

當然,他曾寫過關於「好不好﹖」或「怎麼辦﹖」的問題(像《中國的前途》、《存亡之秋》中的多篇文章)。不過,他在本書的前言說﹕「一九六三年……就決定了在經濟學術上自己要走的路。我認為只有在『為什麼』這條路上我或許可以作出一點貢獻。路是選對了的。三十多年來,我對自己建議的『好不好』或『怎麼辦』的外間回應,漠不關心。」可見「經濟解釋」是張教授的看家本領,同時也多少反映了他對此書的重視。
 

給一般讀者看
 

《經濟解釋卷一科學說需求》不是課本,它不獨是寫給念經濟的人看,也寫給有中學以上理解程度的讀者看。「《經濟解釋》既然發表於香港報攤上出售的刊物,當然是為一般讀者下筆的了。這是史密斯(經濟學鼻祖,《原富》作者)的偉大傳統。我很想知道,今天的數學方程式多於文字的經濟學,可不可以成功地「復古」。」
 

是的,論說經濟,書中竟無一幅圖表,這是張教授藝高人膽大之處。事實上,他對當今經濟學充斥著圖表與數式的現象早有微言。「古典經濟學完全沒有數學,而錯漏的地方頗多。但這些論著是為真實世界而下筆」 (《五常談學術》「價格理論快要失傳了」)。
 

該書「走火入魔的『風水派』」一文也提到﹕「這些高手(聖信德學派)不僅懂電腦,且數學高不可攀……問題是,這些天才忘記了科學方法的第一課。不管電腦如何了得,不管方程式如何湛深,他們是以市場的數據來解釋市場。這是以事實解釋事實了。在邏輯上,這是不可能的。」(事實不能解釋事實,在《經濟解釋卷一科學說需求》的第一章第二節有清楚的解釋。)
 

既然經濟學者也會犯上「科學方法第一課」的毛病,《經濟解釋卷一科學說需求》的第一章說的就是科學方法。「科學不是求對,也不是求錯﹔科學所求的是『可能被事實推翻』。」因此,不可能被事實推翻的理論沒有解釋能力,理由是這樣的理論不可以被事實驗證。是以套套邏輯( tautology)、模糊不清、互相矛盾的理論都大有問題。
 

兩招解釋世事
 

念中學時,不明白學習什麼套套邏輯等概念,跟往後要學的經濟理論有何關聯,張教授在書中,不但清楚指明這與理論建立的科學基礎有關,更精彩的地方是,他引用例子指出如果套套邏輯加上適當的約束,原是「錯的理論」有令人拍案叫絕的解釋力。
 

他說過,解釋世界的經驗中,來來去去都是簡單的兩招﹕自私的假設與需求定律。本書作為《經濟解釋》的第一卷,這兩招自然是少不了的。
 

自私假設,是指每個人在任何情?下都會在局限條件下爭取最大的利益。這是經濟學的第一個基礎假設,只是一種約束。重要的不是人究竟是怎樣(那是哲學、心理學上的事),而是在經濟學的層面上,需要有此一假說作立足點,以建構往後的理論﹕
 

「假若我們容許例外的存在,那麼任何難以解釋的事都可作例外來處理。經濟理論就不可能被事實或行為推翻了。這樣一來,整個經濟學的架構就倒下來,潰不成軍,什麼解釋力也沒有。」
 

需求定律是說任何物品的價格下降,其需求量必定上升。最簡單的理論往往是最有效的理論。「需求定律是經濟學的靈魂……任何經濟學論著,有道之士可單看作者對這定律的操縱就知道作者的斤?如何。這定論不需要在文字上提到,但內容上這定律要墨守成規」。
 

這本書不易讀
 

書中用以解釋的經濟術語差不多全是中學生也懂的,像功用 (utility)、需求的價格彈性 (price elasticity of demand)、缺乏 (scarcity)……等,只是運用之妙存乎一心,這就是功力。不過正如作者在前言中說,這本書也「不容易讀」。因為要解釋世事,簡單的理論往往要用得相當深。
 

事實上,本書精彩之處,正在於此。
 

《經濟解釋》不止一本
 

張五常對「經濟解釋」四字情有獨鍾。最近商務印書館收集了他自 1968年至 1998年在各種雜誌上發表的 25篇文章,並輯印成書,書名也是《經濟解釋》──這也是張教授的建議。
 

文﹕李軾哲
編輯﹕伍雁秋
 
 

~~~~~~~~~~~~~~~~~~~~~~~~~~ # 3 ~~~~~~~~~~~~~~~~~~~~~~~~~~~~~~~~~~~~~~~~~~~~~
其《佃農理論》《賣桔者言》《經濟解釋》蜚聲中外 盛傳張五常成諾獎人選
~~~~~~~~~~~~~~~~~~~~~~~~~~~~~~~~~~~~~~~~~~~~~~~~~~~~~~~~~~~~~~~~~~~~~~~~~~~
< 文匯報 >  [香港新聞] A12 2002-04-04
 

 【本報訊】(記者 陸智豪)近日盛傳香港著名經濟學者、港大經濟金融學院院長張五常是諾貝爾經濟學獎的人選之一,而目前身在成都訪問演講的張氏亦證實,的確有諾貝爾獎委員會的有關人士在收集其資料。倘張五常教授真的獲獎,將成為該獎項自一九六八年成立以來首位華人得主。
 

 事實上,張五常早已蜚聲中外經濟學術界,其一九六九年發表的《佃農理論——引證於中國的農業及台灣的土地改革》博士論文,推翻了二百年來經濟學家對有關問題的傳統知識。九一年張五常更成為諾貝爾經濟學頒獎典禮上唯一不曾獲獎的座上客。當年的獎項得主羅納德科斯在領獎時甚至表示:「Williamson、Demsetz和張五常以及他人的優越貢獻,是我的著作受重視的原因。」
 

 而內地亦早在八二、八三年間開始認識張五常的著作,其《賣桔者言》在內地大受歡迎。在《廿一世紀經濟報道》連載的《經濟解釋》更為學界所推崇——西南財大及北師大有教授已將此書列為學生的必修課本。後者的一位教授更曾表示,他已經十年沒有看過書了(仿張五常三十年沒有讀書之語),但《經濟解釋》第一及二卷卻已看過三遍,還要求學生務必仔細閱讀。在內地一個書店的網站上,其《佃農理論》、《賣桔者言》、《經濟解釋》及《張五常文集》分別有二十萬至五十萬人閱讀,讀者差不多都評為滿分。
 

 除了學術上的成就,張五常更為人津津樂道的是語不驚人死不休的言論。他曾表示:「我當然不會貶低別人,我不看別人的文章,不聽別人的演講,當然不會貶低別人。」當被問及名氣大了會否小心點說話時,張五常即答以「又不是我自己要出名,為甚麼要我為這些付出代價?」
 

 張五常對獲獎有信心嗎?他以其一貫的風趣口吻說:「這好比賭輪盤,輪盤一轉你就有中的機會……三十年前就有人說我會獲獎了。」又打趣說:「如果我的朋友科斯、弗里德曼(兩人均曾獲諾貝爾經濟學獎)做評委的話,那我年年都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了。」
 
 
 
 
 
 

Back to the front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