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新經濟世代


1.《新經濟世代》之一 4. 《新經濟世代》之四 7. 爭權奪利鹿死誰手
2.《新經濟世代》之二 5. 《新經濟世代》之五 8. 政經名人
3.《新經濟世代》之三 6. 《新經濟世代》之六 9. 香港最缺甚麼?

Back to the front page
 
1.《新經濟世代》之一:思維之戰 凱恩斯與海耶克之爭
2002-10-12 , 香港經濟日報 

在過去一個世紀,全球經歷過兩次血的洗禮 (兩次世界大戰);在學術領域內,計劃經濟和自由經濟爭持不下,誓要推翻對手,成就最能惠及人類的經濟體系;這場經濟革命,同樣對一個國家的國運興衰,起著決定性的影響。兩家學說的領導者凱恩斯和海耶克,生逢同一亂世,但構想的烏托邦,竟可以如此南轅北轍,當中的差異究竟在哪?

第一次世界大戰帶給人們的絕望和悲苦,為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埋下了種子。凱恩斯 (John M. Keynes) 和海耶克 (F. von Hayek) 分別生於 19 世紀末的英國和奧地利,二人私交甚篤,惟在往後的學術研究上,卻變成死對頭。海耶克在一次電視訪問中,就曾經唏噓地提到:「凱恩斯死時,我和他都是當代最著名的經濟學家,可是命運迴異,他死後流芳百世,我卻因 《 通往奴役之路 》 一書而自拆招牌,幾乎被人遺忘。」

一次大戰催化 2 種思維

有趣的是,凱恩斯和海耶克在提出有關經濟學說前,兩人的背景其實是倒置的。凱恩斯是日不落國的股票玩家,在倫敦過著賺大錢、又輸光錢的生活,因為與政客及首相甚有交情,遂於大戰期間出任英政府的經濟顧問。至於海耶克,奧地利於大戰中慘敗,飽受條款的剝削,他亦承認自己曾經是個社會主義者;往後兩人提出的學說與他們的身份相去甚遠,是與當時的政治變化有關。

第一次大戰結束後,英國向戰敗國德國要求巨額賠款,令當時隨團參與和談的凱恩斯,不值自己國家的搾取行徑,憤而辭職隱居,決心撰寫挽救弱肉強食的資本主義經濟的對策。那邊廂的海耶克,在維也納攻讀經濟時,結識了奧地利經濟學派翹楚馮米塞斯 (L.von Mises),他力促市場主導。海耶克深受影響,加上眼見馬列主義令新蘇聯經濟陷入一片水深火熱,海耶克更對自由經濟深信不疑。

2 本重要經濟著作

踏入 30 年代,是兩人學說比拼的開端。全球經濟大衰退,先是德國和奧地利的超通脹,然後是美國的泡沫經濟爆破,接著是橫掃全歐的大蕭條,法西斯主義抬頭。凱恩斯深信資本主義是隻脫韁野馬,他的政府調控概念,正合當時陷入恐慌的國際社會;美國總統羅斯福上場後,凱恩斯更推出《就業、利息與貨幣通論 》(The General Theory of Employment, Interest & Money),剖析如何脫離大蕭條。

隔岸的海耶克心焦如焚,擔心凱恩斯的新思維把社會導向偏軌,遂急急寫下 《 通往奴役之路 》(The Road to Serfdom) 一書以抗衡,提出自由是至高無上的,勸籲群眾忍受短暫的衰退期。然海耶克卻因為撰寫此書,而被學術界指為破壞群眾理想,令海耶克一度大受打擊,計劃經濟就此獲得短暫的勝利。但故事還未結束,戰後全球大規模採納的計劃經濟體系,卻因另外兩匹野馬 —— 通脹和黑市的出現,令它被重新估計。

新世界經濟的誕生過程

即將播出的 《 新經濟世代 》(Commanding Heights:The Battle for the World Economy),是一部極具學術價值的政經紀錄片,帶領觀眾追溯新經濟誕生的本源和蛻變。整個節目分為 6 集,乃根據普立茲得獎書籍 《 The Commanding Heights 》 改編;第 1、2 集會回顧上個世紀初至 70 年代,全球經濟面對社會主義衝擊下的發展;第 3、4 集會重溫昔日奉行社會主義的國家,在 80 年代如何開放和進行改革;第 5、6 集將剖析在經歷金融風暴及面向全球一體化的同時,貫徹自由市場所面臨的挑戰。

節目有大量世界知名人士及思想家的訪問,包括:前美國總統克林頓、現任美國副總統切尼及經濟學家費利民等,極具分量。而第 1 集,就請來了 10 多位曾經接觸過凱恩斯和海耶克的當代經濟學家,親自剖析當年兩派學說的鬥爭。節目中,還會播出很多珍貴的資料片段,包括:海耶克在 1978 年的電視訪問;列寧晚年的激進演講;大蕭條期間美國人民的生活、銀行擠提及政府廣播片段;超通脹時期的德國,人民如何以鈔票生火及當牆紙使用等,片段資料全都彌足珍貴。

《 新經濟世代 》 將由 10 月 14 日起,一連 6 個星期,逢周一 9:30pm ,於無線電視明珠台播出。

影視版將於10月 21日起,逢周一 (節目播出同一日) 作專文介紹,對節目有興趣的讀者可以登入 www.pbs.org/wgbh/commandingheights 瀏覽。
 

Back to the top


2. 《新經濟世代》之二: 自由經濟風潮捲土重來
2002-10-21 , 香港經濟日報 

在計劃經濟與市場經濟的爭持中,凱恩斯在動盪不安的戰後大熱勝出;英、美兩國,更憑藉計劃經濟的整飭,換得 30 年的急速增長。然踏入 70 年代,經濟迅速下滑,凱恩斯學說的漏洞逐漸暴露,在通脹和失業率高企的政治壓力下,當代兩位奉行自由經濟主義的領袖 — 戴卓爾夫人和列根,毅然把根深柢固的社會保障理念扭轉,率先在懸崖邊,挽救了兩個超級強國。

到此,海耶克終反敗為勝了。

凱恩斯 (John M. Keynes) 和海耶克 (F. von Hayek) 的學說之爭,來到二次大戰之後,本已分出了勝負;海耶克節節敗退,遍尋教席不果,卒之在主流以外的芝加哥大學棲身,並遇上被凱恩斯學派視為剋星的同道中人佛利民(Milton Friedman),重拾當年在維也納唇槍舌劍的日子,算是其晚年一大欣慰。然再次陷入水深火熱的國際社會,使其自由經濟學說重新抬頭。

計劃經濟的惡果

計劃經濟在百廢待興的衰頹環境下,起著大刀闊斧、指揮舵向的作用;然而工業機械化及長期補貼國營企業,形成嚴重通脹及失業問題。美國在甘迺迪時代享受著甜美果實,然經歷尼克遜和卡特時期,停滯性膨脹 (Stagflation) 已令當政者飽受責難,急需重新制定經濟政策。尼克遜曾邀請佛利民為經濟顧問,但急於求成的他,最終還是以增大政府開支來刺激就業;之後的卡特更對凱恩斯學說堅定不移,可是石油禁運使通脹雪上加霜。在凱恩斯理論的高峰期,卡特的民望也跌至谷底。

一岸之隔的英國同樣叫苦連天,通脹和失業率大幅飆升,首相希思跟尼克遜同樣搖擺不定,表面上相信市場力量,中途又改變路線,且情況比美國更糟,他對小如理髮師、水喉匠的收費,都強制由內閣大臣開會釐定,企圖以工資及價格管制,應付停滯性膨脹,最終卻引發全國大罷工,經濟生產幾乎完全停頓;在怨聲載道下,被迫下台,取而代之的,是政壇新貴、新保守黨的靈魂戴卓爾夫人。

重上自由經濟之路

戴卓爾夫人在大學時代拜讀 《 通往奴隸之路 》(The Road to Serfdom) 時,已是海耶克的標準信徒。初任黨魁的她,就曾多次拜訪海氏,高調的聽講,令凱恩斯學派逐漸失勢。海耶克的兒子羅倫斯在節目中就提到:「戴卓爾夫人在家父生辰當天當選首相,在恭賀電報上,家父就欣慰地表示:『您的當選,是您送我 80 歲生日的最佳禮物!』 後來首相也回信說,感激家父對她的指導。」 戴卓爾夫人當選,象徵著英國將走向自由經濟之路,對鬱鬱多年的海耶克來說,意義尤其重大。

 列根成功當選的原因,與戴卓爾如出一轍,美國的經濟困局,為他造就了競選本錢。他以 「自由調配自己的金錢」 為口號,實施減稅及收緊銀根政策,令政府赤字龐大,人民生活苦不堪言。然列根深明要挽救經濟,短暫的劇痛是無可避免:「現在不行動,還待何時?我們不行動,誰來行動?」 (It's not now? When? It's not us? Who?)。熬過 3 年艱難歲月,失控的通脹問題終於得到解決。

相較起來,戴卓爾夫人比列根要面對更多問題:國營企業養活龐大的人口,包括 18 萬名礦工,卻連年虧蝕,把它們私營化,是提昇效率的唯一方法,但又難免令失業問題進一步惡化。煤礦工人大罷工擾攘經年,就成為戴卓爾夫人最頭痛的問題。工人要求這個曾經重燃他們希望的首相立即下台,但戴卓爾夫人說:「你們休想改變我!」 (The Lady’s not for turning !) 鐵娘子因而得名。回顧昔日種種,真正的領袖魅力,盡在於此。

風水輪流轉 

《 新經濟世代 》(Commanding Heights) 第 2 集,將延續上世紀的兩派經濟學說之爭,回顧英、美兩國實施計劃經濟後,所出現的嚴峻問題,請來了當代經濟學權威佛利民及多位前英、美財務大臣,重塑自由經濟風潮捲土重來的原因;也訪問了海耶克之子羅倫斯,憶述其父晚年的生活。節目還會播出當年尼克遜到大Э營商討緊急應變策略的情況、列根競選時的激烈演講、戴卓爾夫人於 93 年的電視訪問、當年英國煤礦大罷工的騷亂情形等,都是經濟解放的重要里程。

 《 新經濟世代 》 將逢周一 9:30pm,於無線電視明珠台播出,影視版將逢節目播出當日作專文介紹,對節目有興趣的讀者,可以登入 www.pbs.org/wgbh/commandingheights 瀏覽。
 

Back to the top


3.《 新經濟世代 》 之三:改革的創痛 經改之路荊棘滿途
2002-10-28 , 香港經濟日報 

兩次大戰,令全球各國從此抱持著壁壘分明的兩套政治理念;嚴峻的經濟衰退,令凱恩斯的宏觀經濟學說,成為各國採納的經濟模式。然而政府的長期干預,令社會出現嚴重通脹和失業問題,也由於問題不能透過市場調節得到解決而每況愈下。

70 年代末,英、美兩國已率先推行經濟改革,撥亂反正;到了 80 年代,共產國家的經濟也瀕臨崩潰,然而唱反調的政治理念和入不敷支的財政短絀,根本無法支持改革,令重上自由經濟之路舉步維艱。

戴卓爾夫人及列根推行的經濟改革,是由上而下的,即使反對聲音不絕,領袖有力排眾議的決心和毅力,改革最終還是會堅持下去。但在蘇聯、智利或波蘭等一眾共產國家,社會主義經濟加上共產主義政治,令當政者在政經合一的統治中,沒有把經濟分拆出來的自覺。在秘密警察嚴密監視的社會,知識分子動輒得咎,因此經濟改革遲遲沒有動靜。

高壓帶領的改革

智利在著名自由經濟學家佛利民 (Milton Friedman) 的協助下,成為第一個由共產主義走向自由市場經濟的國家,然當政者皮諾切特的執行方法,卻又令其他拉丁美洲國家拒絕仿傚。

70 年代初,凱恩斯學說令拉丁美洲開始陷入經濟困局,智利民選總統阿連德是馬克斯主義擁護者,繼續以高壓政府干預和價格管制來控制通脹,使情況弄巧反拙。軍人出身的皮諾切特上台,在佛利民的幾番游說下,把 500 項國營企業私有化,這種 「一刀切」 式的改革,無疑是根治經濟的最佳方法,卻令失業率一度飆升至 30%,民怨沸騰。

皮諾切特的軍人獨裁本色不堪人民的騷亂,遂下令 「除去」 反抗者的聲音,令本已艱辛的改革進程,再添 2,000 多條人命;被獨裁政權玷污了的智利改革,雖然最終是成功了,卻嚇怕了其他本有意仿傚的拉丁國家,反而妨礙了自由經濟的發展。而本來為智利人民救星的佛利民亦飽受炮轟,徒添一宗錯手殺人的罪孽。

不敢輕舉妄動

智利的經濟改革,對其他國家沒有即時的影響與效應;尤其對超級大國蘇聯,國情之不同,令蘇聯不敢引以為鑑。

一、二次大戰後的蘇聯,在列寧和斯大林的中央控制下,已發展成一個工業強國,但長年累月的軍備競賽,打跨了這位工業巨人。蘇聯一直在掩飾經濟下滑的事實,80 年代初,英國情報局的間諜卻揭發其經濟瀕臨崩潰的消息,原來軍備開支佔了蘇聯國家整體收入超過三分之一,全球嘩然。戈爾巴喬夫上台時,更曾經被這種架空發展的不尋常情況嚇了一跳;他說:「有一回,政府委員會在研究女裝襪褲的生產,一個派太空人上過太空、發射過人造衛星的國家,居然無法理解女裝襪褲的原理,在這樣的政府內工作,令我很難為情。」

在國家特意製造的保護罩內,工廠與外界隔絕。沒有競爭,就沒有發掘新構思的動力;工人無心工作,但工資又照發如儀。斯大林或許會提著槍桿子威迫工人辛勤工作,時代過去了,野蠻的行徑絕不能再出現。於是,沉重的補貼負擔和低效率生產,令強大如蘇聯的工業巨人,也百孔千瘡,只賸一副嚇唬人的外殼。

戈爾巴喬夫有心改革,但國庫空虛,根本沒有改革的資本,加上蘇維埃聯邦的衛星國眾多,牽一髮而動全身;於是在葉利欽政變失敗,戈爾巴喬夫宣布蘇聯解體的同時,不上不下的改革和動盪局勢,令新俄羅斯再次陷入搶購食物和日用品的恐慌中。

共產國家經改的代價

第一部分的 《 新經濟世代 》(Commanding Heights) 描寫經濟思維之戰 (The Battle of Ideas),重溫凱恩斯 (John M. Keynes) 和海耶克 (F. von Hayek) 提出的政府干預和自由市場理念,對戰後社會的影響。凱恩斯學說由起著火車頭般的帶領作用,到 70 年代引起社會百病叢生,是第 1、2 集節目內容的分水嶺。

來到第二部分改革的創痛 (The Agony of Reform),第 3、4 集兩集內容是不可分割的:剖析共產國家推行經濟改革所付出的沉重代價。在第 3 集,會以蘇聯為軸心,探討拉丁國家的經濟改革,何以對蘇聯起不了啟示作用。節目中訪問了幾位前印度、智利、波蘭、玻維利亞的總統及財務大臣,闡釋這幾個國家邁向自由經濟前所遇到的難題,包括:專訪前蘇聯領導人戈爾巴喬夫。節目還會播出當年戴卓爾夫人訪問波蘭,為推動當地經濟改革出力的片段,以及列根在柏林圍牆倒下的歷史一刻,呼籲戈爾巴喬夫加快開放步代的演辭等。

在第 4 集,蘇聯改革的楷模 — 中國,將會登場,不容錯過。

(《 新經濟世代 》 逢周一 9:30pm,於無線電視明珠台播出,影視版將逢節目播出當日作文介紹,對節目有興趣的讀者,可以登入 www.pbs.org/wgbh/commandingheights 瀏覽。)
 

Back to the top


4. 《新經濟世代》之四:俄羅斯經改路漫漫
2002-11-04 , 香港經濟日報 

來到了 80 年代,奉行計劃經濟的共產國家,已先後醒覺政府干預經濟的惡果;然而當政者在政經合一的施政中,沒有把經濟分拆出來的勇氣,也顧慮到市場一旦開放,社會主義與資本主義理念在人民之間產生的矛盾,所以一直不敢妄進。

智利在軍人政府的獨裁統治下,成為第一個改革成功的共產國家;玻利維亞也忍受著60,000% 的超通脹,成功踏上自由開放的市場經濟道路。老大哥俄羅斯,究竟還在等甚麼?

有人會把戈爾巴喬夫和葉利欽的治績,以他們在經濟改革的決斷力作比較。戈爾巴喬夫執政期間,眼看著玻利維亞和波蘭利用震撼療法 (shock therapy),透過政府節流、放棄價格管制及減免入口關稅等措拖,一個一個成功捱過超通脹和高失業的難關;在市場主導的自然定律下,經濟漸見起色,政府負擔亦大大縮減,戈爾巴喬夫卻仍因為種種原因而裹足不前。或者推行改革,當政者的確需要果敢決斷的領袖力,但國情不同,也難怪戈爾巴喬夫舉棋不定。

龐大國企成難題

窒礙俄羅斯經改進程的,是國內 99% 的國營產業,在私有化後產生一發不可收拾的動亂。

中國在鄧小平的領導下,以循序漸進的方式,游走於政治和經濟的罅隙之間;前者保持固有的控制,後者則逐步放寬,達至政經分家的目的。不論在幅員、人口各方面,兩國都有相似的地方,戈爾巴喬夫也想過向中國借鑑的。

 然而兩國的經濟結構根本南轅北轍,中國是農業經濟,鄉郊的人口佔了 80%,而俄羅斯是重工業經濟型國家,已進行 80% 都市化,而且僅有 1% 私營產業。80% 人口可以自給自足的國家,尚且要用漸進方式推行改革;全國人口皆受僱於國營企業的俄羅斯,倘若引用一刀切式的震撼療法,所產生的高失業恐怕是國家所負擔不起的,甚至會引發飢荒,國家陷於長期崩裂。因此,在未妥善安排工業私有化前,一切都只是紙上談兵。

寡頭財團 vs 赤色主管

91 年戈爾巴喬夫宣布蘇維埃聯邦終結前,俄羅斯有 70 年受著馬列主義的薰陶,反對改革者有時並非既得利益者,而是馬列主義的擁護者。

葉利欽上台後,銳意加快改革步伐,任用年輕的蓋達爾 (Yegor Gaidar) 為總理,並同意廢除把私自營商定為刑事罪的法例,惡性通脹隨即飆升至 700%。蓋達爾埋首於最棘手的國企私有化問題,並進行連串的國企拍賣,卻招來共產黨員的強烈譴責。 

正如前述,自由經濟與共產主義在社會間產生了嚴重矛盾。俄羅斯的菁英分子向來視私有財產為賊贓;但當財產私有制確立後,這些所謂 「菁英」 卻開始 「偷取」 國家的天然資源,以賤價購入國家重型工業,重整營運架構後,積累大量財富,成為 「寡頭財團」,令社會貧富更懸殊。他們害怕忠於馬列主義的 「赤色主管」,執著共產主義的旗幟奪走他們的財產,雙方遂於政治和經濟上互相施壓,令經改的道路更形崎嶇、複雜。

創痛未過

俄羅斯的經改兵行險著,在埋怨自由經濟令社會風氣變得腐敗,為人民帶來通脹和不平等的同時,只說明俄羅斯的創痛尚未過渡。從戴卓爾夫人和列根的率先覺悟,至共產龍頭國俄羅斯也敢於跟中央規劃經濟劃清界線,這短短 20 年的思維逆轉,有如一部節奏明快的電影,教人拍案叫絕。回想凱恩斯 (John M. Keynes) 和海耶克 (F.von Hayek) 的思維論戰,凱氏提出的經濟體系在戰後為全球所採納和認同,但始終敵不過時間的考驗;凱氏雖比海耶克年長 6 歲,但海耶克卻比他長壽 40 年,親眼見證自由經濟得到最後勝利。

第 4 集的 《 新經濟世代 》(Commanding Heights) 會詳細闡述俄羅斯經改路途的艱辛,以及知識分子和改革推行者背後的血淚。節目訪問了新加坡資政李光耀,點出鄧小平能成功帶領中國改革開放的部分原因,還會播出鄧小平早年被軟禁後,重返中南海開會的部分珍貴片段等。

下一集的 《 新經濟世代 》,會進入最後部分 — 全球一體化下的新遊戲規則。
 

Back to the top


5. 《新經濟世代》之五:新遊戲規則 全球化下的泡沫經濟陷阱
2002-11-11 , 香港經濟日報 

繼資本主義終於大獲全勝之後,互聯網在 10 年間滲透全球每個角落,大大加快了邁向地球村的步伐。全球化放諸世界經濟上,為各國帶來無限商機;新經濟令國際間唇齒相依,連成一體化的龐大市場,營商、投資的自由度得到前所未有的開闊 ……。然同坐一條船,也象徵國與國之間,再不能獨善其身;是自由了,但牽累也多了。

新興市場的迅速增長,為泡沫經濟埋下伏線;在泡沫爆破的一刻,「全球化」 這個為世界帶來無限憧憬的名詞,竟備受質疑。究竟全球化為經濟帶來了哪些新的遊戲規則?

自由開放市場,是全球化經濟的最重

 要元素,商人毋須擔心國界的阻

 隔,能自由地在最合乎成本效益的地方生產,並在利潤最高的地方出售。92 年剛出任美國總統的克林頓,就冒著背叛工人的惡名,通過北美自由貿易協定 (NAFTA),鼓勵美國、加拿大和墨西哥的貿易和投資自由流動,為美國商人打開一片天,讓墨西哥得到投資發展。

牽一髮動全身

墨西哥向來依賴外國投資,NAFTA 頒布後,反對份子在南部發起暴動。局勢動盪令外資撤走,墨西哥披索瀕臨崩潰,數百萬名墨西哥人失業。美國深怕南部邊界擠滿飢民,遂先見地貸款 500 億美元予墨西哥作為緩衝,及時成功化解了一場小型的金融風暴。

其實美國對 「全球一體化」 的概念亦未盡了解。亞洲新興市場在外國投資基金的帶動下,每年以雙位數字急速增長,以泰國為例,泰銖在外匯儲備的支持下不斷飆升,形成投機泡沫。直至 97 年 7 月,泰國央行被迫把泰銖貶值,如夢似幻的泡沫爆破,亞洲金融危機一觸即發。華盛頓曾接到泰國政府的援助要求,惟他們卻輕看及低估了問題的嚴重性,因而沒有及時伸出援手。而經濟崩潰就像傳染病,陸續擴散至全亞洲;壞賬牽累全球,包括美國。

日本泡沫經濟之鑑

80 年代的日本經濟急速增長,令借貸評估機制寬鬆,形成危險的泡沫增長;至日元被迫大幅貶值,國民無力償還借債,日本銀行壞賬累積達 10,000 億美元,沉重的國債,令日本多年來仍未能走出谷底。

或許日本的貿易保護主義,令全球化對她的影響並不明顯;但不夠審慎的借貸評估,以及一頭熱的投機潮,正是 97 年亞洲各國干犯的錯誤。隨著各式基金的崛起,全球外幣貿易的投資數額大增。鱗爪遍布全球的大型退休基金公司,更是預測風險的探子;泰國央行不歇地以外匯儲備支持泰銖匯價,先知先覺的基金經理察覺儲備減少,而作出恐慌性拋售,致令經濟崩潰。

全球化令各國間透明度增加,因此健全的銀行系統和證券制度,以及精明的財政領導者,才是新興市場在全球化下生存的關鍵。而大型基金公司,則是各國之間的媒介,任何一國的投資觸礁,都會對全球造成影響,沒有一個國家能獨善其身。

守望相助共同創富

第 5 集的 《 新經濟世代 》 來到最後一部分,探討全球化下的新經濟遊戲規則,參加者要守望相助,才能共同創造財富。在全球化的風潮下,強國要忍受本國商人捨棄本土生產,致令職位出口的痛楚;在協助弱國度過經濟危機時,亦應自律,不宜左右別國的自主性;新興市場在經濟起飛時,亦應保持冷靜克制,審慎評估借貸風險,免墮入經濟泡沫的陷阱。

本集的受訪名單中,包括:前美國總統克林頓、前財政部長魯賓、墨西哥總統 Vicente Fox、馬來西亞總理馬哈蒂爾、新加坡資政李光耀、日本副財政大臣神原英資等。已發展國家旨在開拓市場,新興市場旨在加速經濟步伐,在全球化下雖各具立場,但她們可有望做到同舟共濟?下一集將有俄羅斯的加入,肯定更加熱鬧。

(《 新經濟世代 》 將逢周一 9:30pm,於無線電視明珠台播出,影視版將逢節目播出當日作專文介紹;對節目有興趣的讀者,可登入 www.pbs.org/wgbh/commandingheights 瀏覽。)
 

Back to the top


6. 《新經濟世代》之六: 全球化下貧富國的 反對聲音
2002-11-18 , 香港經濟日報

在經濟上,「全球化」 推廣的大前提,是自由貿易;然而,自由貿易並不等如公平貿易, 對條件不足的國家來說,絕對公平等如不公平。9.11 浩劫,令受挫者反思全球化所帶來的禍害,「反全球化運動」 如火如荼,拖慢了前進的步伐。

1999 年在西雅圖召開的 WTO 談判,竟惹來數千名工會成員上街抗議。事實上,反對全球貿易的,的確不單是貧窮國家,還包括被認為是既得利益者的已發展國家的人民。

全球化的推行備受爭議,路,究竟是繼續向前走,還是要回頭?

阿根廷又傳出無力償還外債的消息,

 在全球化能改善全球經濟、拉近貧

 富距離的憧憬中,阿根廷的國債,似乎代表了一眾發展中國家的心聲:他們希望有朝一日,能靠著自己的力量,發展國家經濟,而非乏力地向強國伸手。歐美各國富強先進,在全球化的層面上,有更廣闊的視野,游說保守國家開放市場,讓各式先進產品長驅直進,野心要創造更多財富。

發達國的工人飯碗

全球化和自由貿易在已發展國家的推展,其實並不如想像中順利,在發展中國家抨擊自由貿易制度不公的同時,超級大國如美國,國內的反對聲音也相當熾熱。1999 年在西雅圖召開的 WTO 會議,所惹來的數千名示威者,就大部分來自美國工會,他們不忿政府一意孤行地鼓吹自由貿易,而罔顧民生利益。

在上世紀末的經濟擴展中,美國曾經創造了 1,700 萬個新職位,然本地工會成員的就業率卻不升反跌,原因是自由貿易讓商家可以自由選擇在成本低廉的國家進行生產,廉價的海外勞工搶掉本地工人的飯碗,而且情況正進一步蔓延至知識密集工業。在低成本、高利潤的營銷下,國家經濟雖然持續增長,工人卻未見其利。他們要求商家遵守最基本的原則,然這樣的限制,又跟自由貿易的原意恰恰相反。

在上世紀末的經濟擴展中,美國曾經創造了 1,700 萬個新職位,然本地工會成員的就業率卻不升反跌,原因是自由貿易讓商家可以自由選擇在成本低廉的國家進行生產,廉價的海外勞工搶掉本地工人的飯碗,而且情況正進一步蔓延至知識密集工業。在低成本、高利潤的營銷下,國家經濟雖然持續增長,工人卻未見其利。他們要求商家遵守最基本的原則,然這樣的限制,又跟自由貿易的原意恰恰相反。

貧者愈貧

貧窮國家的反對理由再明顯不過,世界貿易組織 (WTO) 的成立,在於制訂全球貿易規則,他們提倡開放全球市場,讓資金、貨品可以自由流通,各國共同創造財富;可是,世貿成員國中具影響力的,大多為富裕國,這種情況下所制訂的貿易規則,並不公平。

在 WTO 的游說下,落後國向外開放市場,國家工業受到衝擊,效率得以提升,又因為勞工成本低廉,在國際市場上極具競爭力。然而,歐美各國實施的配額制,令他們的產品出口無門,國民生活有所改善,但國家經濟增長全無起色。 「所謂公平貿易,其實只維護自己的利益,若能在他們的市場內進行自由貿易,我們的收入一定比接受的援助多。」 現任坦桑尼亞總統 Benjamin Mkapa 在接受訪問時說。

不平等的貿易規則,令貿易其實仍然掌握在富裕國家手中,自由貿易等同管理貿易,令受害者錯誤以為,全球化是貧窮的元兇,是強國對弱小侵凌的藉口。這個誤會非同可小,當中包含了剝削、饑餓、仇恨,恐怖勢力的形成,威脅全球安全。

全球化大勢所趨

新世界需要新秩序,然由誰來制訂公平不偏、共榮共振的新經濟規則,才是達致全球自由貿易成功的關鍵。事實上,融洽、平衡的地球村概念,也是維護世界和平的最佳方法。然而,全球經濟牽涉千絲萬縷的利害關係,要解決這個混雜政治、經濟、民生於一身的大問題,達致全球和平、繁榮,仍然要耐心等待。

(由 PBS 製作的 《 新經濟世代 》已經到了尾聲,節目將於今晚 9:30pm 於無線電視明珠台播出;本版一連六星期的專文介紹亦會結束,對節目內容有興趣的讀者,可登入 www.pbs.org/wgbh/commandingheights 瀏覽。)

保持競爭力

具高度啟發性的電視節目 《 新經濟世代 》 來到了最後一集,我們會檢視全球市場所衍生出來的新規則。事實上,不單是民間團體,一些國家領導者或中央銀行家,都殷切地需求最小危機、增加公平貿易的新世界秩序,或一個新的財務體系建構。

中國同樣著意加強法治及向國際水平進發,當中面對的一個課題是產權,缺乏落實保護知識產權和版權的承擔,難以保育企業家的投資。

但隨著內地持續的現代化及轉變,香港的角色亦需要改變。如今,愈來愈多內地公司希望在香港掛牌上市,也有愈來愈多公司希望與外面的世界建立聯繫;在這方面,香港的技術和經驗,對中國仍然非常有價值。

我們面對著內地知識型勞工的競爭,愈來愈多香港公司在國內開設職位,與其要對抗這個趨勢,不如好好地思索如何去調整及改變,以適應新的發展。有些人覺得我們被逼退居下來,或隨著中國的日益繁榮,而變得無關重要,但我卻見到香港人其實有無數機會。

無論如何,要在國家現代化中有更大貢獻,香港應更加努力站在全球競爭的最前線。內地旅客是現今增長得最快的生意;隨著內地人愈來愈富裕,市場又日漸開放,香港公司其實商機處處。

來到終結篇,讓我們探討一下我們如到達這個轉接的時刻:全球化可能令世界被分化成貧富兩個部分,恐怖主義亦有可能在鼓譟不安及饑餓的人民中滋長,又抑或那是一個契機,讓我們締造一個前所未有的繁榮、和平新紀元呢?

整整 6 集的 《 新經濟世代 》,讓我們重溫整個世界的經濟演化,它可能並不完美,但全球化的開放市場貿易是不能逆轉的趨勢。全球化並非單單為著經濟繁榮,它對世界和平同樣有好處。香港的挑戰,是要在不斷轉變的世界氣候下,維持我們的創新精神及全面的國際視野,這當中包括商業環境下的種種,由我們提供給旅客的服務,至我們的教育及英語水平。

我們必定要時刻警醒,保持自己工業的競爭力及既有的世界級水平。

撰文:郭國全

 渣打銀行東北亞洲區總經濟師
 

Back to the top


7. 爭權奪利鹿死誰手
2002-07-22 , 信報財經新聞 - 評論-國際評論 , P29 , 居美散記 , 沈鑒治 
 
 上星期應陳明銶博士之邀,參加了史丹福大學胡佛研究所一年一度的Board of Overseers(姑譯為監事會,其實是名義上的最高機構)晚宴,出席者除了研究所的學者們和監事會成員外,賓客主要是對該院有貢獻的人,也就是捐了相當款項的工商界名流;我的貢獻則是幫他們消費了一客豐盛的晚膳。 

  胡佛研究所的大名如雷貫耳,不必再作介紹。這個被目為保守思想的重鎮目前有二十二位高級研究員(Senior Research Fellow),在共和黨政府位居要津,怪不得我曾不止一次在研究員的社交場合中聽到他們自謔地說:「我們主張小政府,但每次共和黨執政,我們就爭著到華盛頓去做官,把政府擴大。」無論如何,這個研究所真是群英雲集,不但在學術上貢獻良多,對美國政府的政策更影響巨大,值得他們自豪。 

  當晚的演講嘉賓是普立茲獎得主耶爾勁(Daniel Yergin),講題是Commanding Heights: A New Battle for the World Economy ?《最高指揮部:世界經濟的新戰場?》。原來這位耶爾勁博士去年曾和人合作出版了一本暢銷書,書名是The Commanding Heights: The Battle Between Government and the Marketplace That Is Remaking the Modern World(最高指揮部:正在重新塑造世界的政府與市場之間的戰爭),內容分析了世界經濟新秩序以及引發世界經濟種種矛盾、變化的個人、企業、思想等等。所謂「最高指揮部」是我杜撰的名詞,在書中是指「由那些在世界各地具有支配性地位的企業和工業所構成的經濟山莊」,這個山莊無形中主宰了各國的經濟,從而和政府爭奪指揮權而發生衝突。當時正值股市風雲密布、亞洲金融風暴餘波仍在,而所謂「新經濟」、「舊經濟」哪一個將佔上風未見分曉,因此這本書曾獲得相當好評。不過,現在形勢又有了變化,美國大企業相繼出現財政醜聞,影響股市連連下挫,在市場失靈(market failure)的情況下,政府乘機加緊監管,向佔有「最高指揮部」的企業和工業展開了爭奪戰。這場戰爭將鹿死誰手,就是當天演講的主題。 

  在像美國這樣的自由市場經濟中,經濟由市場主導還是服從政府政策指令應該是一個不需爭辯的問題,但是「九一一」加上接二連三的企業賬目不清和市場失靈,政府卻在反其道而行之,而且此風已在資本主義世界蔓延開來。演講者耶爾勁還是認同市場主導的,但是被企業所控制的最高指揮部已遭腐蝕,有自我整頓的必要。我的感想是,由大企業主宰一切固然不太妥當,但是大政府卻千萬要不得,因為這次最大的受害者是普通百姓,在美國則是勤奮工作,為了減低所得稅而把儲蓄放在所謂401K的退休基金中的白領和藍領;你們爭奪最高指揮權,將置吾輩小民於何地? 

  演講後接受提問,最後一個問題最精采:「政府要起訴那些因為賬目不清、挪用資金而讓投資者蒙受極大損失的大公司主管(CEO),說是要捉他們坐牢甚至判死刑,那玻p邦政府和國會浪費公帑、誤用資源,讓納稅人蒙受的損失達到天文數字,又該當何罪?」我聽了這個問題率先鼓掌,接著全場響起掌聲。演講者回答說:「看來你已找到了答案。」 

  那天晚上在暢飲紅酒白酒、飽啖三文魚及免翁牛柳之餘,想起了孟子曾說過:「上下交征利,而國危矣。」在今天的世界,不論是大企業或者政府,他們爭權奪利的結果,仍舊是「而國危矣」!不過今天的世界已經無國界而在經濟上全球化,所以將是「而全球危矣」,難道這就是有人反對全球化的理由?還是某些人也想在「最高指揮部」插上一手? 

  權力令人腐蝕,信然。 

Back to the top


8. 政經名人反恐特攻10月現明珠
2002-09-26 , 香港經濟日報

市道不振再不振,留在家中收看免費電視是最佳的娛樂;因此,對高質素、多元化節目的要求愈來愈大。這方面,明珠台從英美引進的劇集和紀錄片,可以滿足觀眾的要求、彌補中文台的不足;而今個 10 月中更是該台變陣的時候,既有的 「明珠 930」、「連鎖星期二」 等編排都會被取代,實行破舊立新。

電剛過去的夏天,本地兩家商業電視台委託獨立調查機構,訪問 1,057 位市民,其中七成半以上的受訪者希望在收看英語節目之餘,亦能收看其他外語節目。

「現在觀眾的興趣,著眼於另類和高質素節目,希望可以看到世界潮流;此外,是本地化,即在節目中看到一些與香港有關的東西。」 TVB 助理總經理陳志雲笑言明珠台雖然從來沒賺錢,但仍然會投下巨資進行革新。

變陣的最大特色,是把節目編排由縱向 (Vertical) 變成橫向 (Horizontal),由 10 月 14 日起,逢星期一至四的八時半,將會播映多元化節目,九時半是為紀錄片時段,而十時半則播劇集;至於電影,將會安排在星期五、六、日播出,其選擇就更精簡。陳志雲解釋:「九時半的紀錄片時段,會有醫學、人文科學、深入的旅遊節目等,這類新的節目就會更 Trendy、更合年輕人口味。」

說到外國電視的趨勢和潮流,助理總監 (節目部) 陳瑞貞指出,美國的劇集依然走不出警匪主題,但就流行回顧 60 年代經典劇。至於真人 Show 節目的潮流已成明日黃花,現在觀眾要求的是故事性。

政經 紀錄片

由 「明珠 930」 變為 「智 Q 930」,以 「智能」 為重點;打頭炮的是紀錄片 《 新經濟世代 》(Commanding Heights),節目根據普立茲獎得主 Daniel Yergin 和 Joseph Stanislaw 的暢銷書 《 Commanding Heights:The Battle for the World Economy 》 拍攝,是一部內容豐富、深入淺出的政經紀錄片,全面地論述新世界經濟秩序及其對人類的影響。

20 世紀曾經由兩種截然不同的意織形態主宰:共產主義及資本主義在政治和經濟上激戰連場,但踏入 21 世紀,隨著東歐前蘇聯國家的興起、中國入世,世人面對的是一個嶄新的社會經濟處境。而今天市場上最受議論的課題是 「全球一體化」,節目會探討這個概念背後的歷史背景及支持它的經濟理論。

6 集的內容分別有不同主題,由列寧與共產主義的崛起、凱恩斯理論、大蕭條及美國規條的冒起、英國社會福利國家的誕生、費利民與芝加哥學派、規條的撤銷、蘇聯瓦解,到近代的關稅貿易協定 (GATT) 及世貿組織 (WTO),其中又會提到香港經濟,最後提出全球一體化的單一市場體系利弊。節目述說過去一個世紀的經濟政治歷程,呈現不少珍貴歷史片段。

有人以可遇不可求來形容這齣紀錄片,因它內容饒有意義、製作認真,找來大量叱吒一時的人物做訪問,就其親身經驗表達對政治及經濟的見解,包括戈爾巴喬夫、戴卓爾夫人、克林頓、李光耀、華里沙、舒爾茲、費利民等。(《 新經濟世代 》 由 10 月 14 日起,逢星期一晚上 9 時 30 分播出。)
 

Back to the top


9. 香港最缺甚麼?
2002-11-02 , 星島日報

編按:港人由太平山回望獅子山,由又一城回歸大笪地,究竟是鑑古知今,還是前無去路?有說從最近葉劉局長的「英勇」表現可窺端倪。文:崔少明圖:美聯社

 不過還是最近一位出家人的「出位」提醒了我們,今天香港最缺的是「智慧」。

 金融風暴距今已經五年。經濟轉型不知何時才能完成,財赤已響起了警號,港元恐怕隨時會受到衝擊。

 救亡的主意很多:高科技、高增值;穩定樓市;鼓勵工業回流;發展本土經濟;削減政府預算,公務員減薪和減編制;降低免稅額;開徵銷售稅、外傭稅、賭波稅;減綜援;發債券;政府賣家當……但除了賣家當外,要不是行不通,就是不敢行。由於政府太弱,無力凝聚共識,即使合乎大多數人的利益,也無法一錘定音。

 話說回來,又不能完全怪政府。全球經濟都有問題。美國擔心再衰退;日本改革卡死;英國後勁不繼;德國制度僵化;法國乏善可陳;中國呈現泡沫。眼看以往的成功經驗失效,所有人都束手無策。因經濟疲弱,一向深得人心的美國聯儲局長格林斯潘最近成為眾矢之的。

 且看無線播放的美國記錄片《 Commanding Heights》(新經濟世代),能否藉著回顧世界經濟的發展,刺激我們的思維。

油價不是唯一主因

 記得二十五年前,阿拉伯國家首次大幅度提高油價,令西方的生產和生活成本飛漲。戰後主宰大局、對前景充滿信心的西方方才發覺,自己的繁榮其實十分脆弱。哈佛經濟學教授 Galbraith據此寫成《 The Age of Uncertainty》(不確定的時代),勸西方要有點危機感。

 用「不確定的時代」來形容今天,毋疑更適合。當時令經濟不確定的因素只有一個:油價。但今天單就全球化、股市信心、科技取代人這三大因素,就考起所有的專家。沒有人估計得到全球化可能的後果。只要想想深圳河兩邊市場打通後,價格拉平對香港的衝擊,就可以想像。這並非反對開放,而是說要準備好軟著陸的安全網。

 至於投資心理,從來就無法預測,但現在的程度嚴重得多。所有人的生活保障,包括住房、醫療、退休資金都投入了市場,全球一體地進行實時買賣。千百億元資金在剎那間進出市場,任何地方的風吹草動都連累全球。年來受華爾街拖累,全球的退休金蒸發了近半。不少人被逼延遲退休,與年輕人搶飯碗。就業固然更緊張,代溝也更惡化。

 至於科技取代人,前幾年被炒的是低技術工人(美國最近的碼頭工潮就是因用軟件取代年薪十萬美元的工人)。但現在的軟件已經能夠做簡單的決策,可以少用些經理和專業人員。由於生產力的增長快過需求,而市場疲弱,無法加價,最有效的節流方法就是炒中層。哈佛 MBA也不能倖免。專才市場收縮,也就動搖整個中產階層的根基。

北上不是辦法

 香港企業雖然已北移得七七八八,但內地大學生人浮於事,去年紅得發紫的「海龜派」(上「海」出身的回「歸」人才)現已過剩。港人想分一杯羹難乎其難。去年財爺勸我們北上,最近已不再提。台灣更慘,不少年逾四十的人高叫「我要工作」。

 最近的氣氛仍然不利。各國明年的增長看淡。美國二十五年來今年加薪最少。香港僱主更預告明年減薪。與此同時,除了中國,英、美的地產泡沫也開始令人擔心。不少港人在英國和內地有物業,萬一出事,又將承受另一次負資產。

 目前的世界經濟是戰後最怪的。人人都感覺到危機,但就是摸不透脈,無從下藥。這有點像兩次大戰之間的二十和三十年代。當時西方人人不滿,覺得世間充滿變數,看不到前景,但凡事說不準,無從著力;與一般人相比,知識分子更憤世嫉俗。

 我們目前不就是這種情形?最近由於「二十三條」,社會的「激盪指數」再度飆升,直逼前年年中程介南和港大民調兩宗事件的回歸後高位。政府或者想用即將出籠的房屋「托市」政策來轉移目標。但穩定樓市要看是否真正有料到。若雷大雨小,社會情緒將更不堪。
 
 

Back to the top



 

Back to the front page